首页/杂谈/花田喜事 昔日广州新年花墟盛景

花田喜事 昔日广州新年花墟盛景

2014-02-11来源: 互联网整合 作者:

数百年来河南30多个村庄多半以养花为业

花渡头:秋波桂楫木兰舟

花市,必有花田,老广州的花田多在珠江南岸。据史料记载,河南农民种花卖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000多年前的南汉时期,到了明清时,已有一大半的村落以种花为业,因此人们又把整个河南地区称为花洲。“隔江犹有古淳风,犬吠鸡鸣路四通。桑陌雨晴收嫩绿,茶园霜薄摘新红。地连海市鱼虾美,居绕潮田稻黍丰。三十三村人不少,相逢多半是花农。”读读这首写于清代的七言古诗,一幅宁谧安详的田园画卷就徐徐展开在眼前,且有花香缭绕不去。

(1955年的广州花市)

(1955年的广州花市)


在河南30多个以种花为业的村落中,最有掌故的非庄头村莫属了。据清初屈大均先生的《广东新语》记载,庄头村专种素馨花,因此又被称为“花田”。素馨花开时,村里的女孩子天不亮就要起床,因为素馨花皎洁如月,天色微明之时,见花不见叶,方便采摘。屈老夫子说,庄头村供奉的花神,是一千多年前酷爱簪戴素馨花的南汉宫女,所以只有女孩子才能去采素馨花,若是粗鲁的男子动手,花神就会生气的。

晨光初现时,女孩子们将摘下来的素馨花送到珠江南岸的渡口去,一早过江而来的花贩们已在那儿等着了。这个渡口就叫花渡头,它紧挨现在的滨江西路水果西街,这条街以往也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叫做“花洲古道”。渡口的对岸,就是市声喧嚣的五仙门,花贩的小艇满载着素馨花,渡过珠江,一篓篓晨露未干的素馨花就从这里上岸,去往城里的每一个角落。

(1963年的广州花市)

(1963年的广州花市)


关于花渡头,前人吟咏的诗歌实在太多,比如清朝方殿元的这一首:“花渡头,秋波桂楫木兰舟,红妆障日影悠悠。悠悠一水不可即,谁不怜花似颜色。钗头玉燕亦多情,不爱明珠爱素馨。君不见卖花女儿钱满袖,香风齐入五羊城。”卖花女儿是不是真的能够“金钱满袖”,我们不得而知,但整个五羊城笼罩在鲜花的芬芳中,却是极淳美的回忆。对了,现在花渡头的旧址处,修起了一处小小的景点,名字就叫“花洲古渡”,看官您要有兴趣的时候,可以去那里走走,感受一下昔日花墟的盛景吧。

近代八卦

民初改历不许百姓过年 不许贴春联禁止放爆竹

佳节刚过,大家还都沉浸在节日的气氛里。不过,如果你在旧历年穿越回90年前的老广州,没准会惊讶地张大嘴巴,因为城里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学生哥匆匆忙忙赶着去学校上第一堂课,公务员们也都在苦着脸上班,巡警在街上来来去去,一发现放炮仗贴福字的人,就上前揪住“肇事者”,把他带到警察局里教训一顿。你问“肇事者”犯了什么过错?其实呀,他就错在了违禁“过年”。

话说1912年1月2日,孙中山先生发布改历改元通电,称“中华民国改用阳历,以黄帝纪元四千六百九年十一月十三日为中华民国元旦。”随后的《临时大总统关于颁布历书令》则规定,历书要“新旧二历并存,新历下附星期,旧历下附节气”。虽说“二历并存”,但在当时广东军政府的要员眼里,旧历年实属封建落后残余,必欲禁之而后快。1913年旧历新年前夕,广东警察厅即发出通告,禁止大家过年。通告说:“今民国新历已颁,凡属国民,均应遵守。现在一月已过,本无复有新年,乃见街上贴有接写新年挥春等告白……此等行为显系误导国民恢复旧历,实属有骇视听……除通过严行制止外,特开诚布告,我粤人开通最早,当不为若辈所惑也。”这个通告还真是会“上纲上线”,老百姓不过写个春联,它都能给人家扣上“反对中华民国”的大帽子。要知道,当时广东警察厅长陈朝华素有“杀人魔王”之称,惹了他可不是闹着玩的。因此,1913年的旧历新年格外冷清,人们放个炮仗都得鬼鬼祟祟的。不过,延续两千年的民俗,绝不是官方一纸命令能够截断的,没过两年,民间过年的热闹劲又全恢复了。

数说往昔 47年前广州录得零下4摄氏度低温

广州风候,大抵三冬多暖,至春初,乃有数日极寒……谚曰,春寒春暖,春暖春寒。”偶尔读到这么一段古文,想想刚过了一个温暖似初夏的新年,马上刮起了北风,所谓“春寒春暖,春暖春寒”,真是有几分道理呢。不过,拿出历史数据看一看,这一阵的春寒料峭还真没什么大不了。1967年1月7日,广州曾录得过零下4摄氏度的极端低温,而在1928年除夕,广州还曾下过一场大雪。用《广州民国日报》的话说,这雪“如鱼眼降下,瓦背沥沥有声”,人们在纷飞的瑞雪中迎来新年。看着这些数据,笔者还真盼着广州也下一场春雪呢,它可以满足多少没见过雪的南方孩子的好奇心啊。

来源:广州日报

记者:王月华

图片:新快网

关注花城网微信公众号
随时随地了解广府文化大小事
标签: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其著作权归相应权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