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玉器/琢玉成器的南派玉雕领军人 广州玉雕大师高兆华

琢玉成器的南派玉雕领军人 广州玉雕大师高兆华

2014-05-26来源: 互联网整合 作者: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广州玉雕传承人高兆华大师技术全面,知识广博,不断探索玉器雕刻工艺技术,吸取各种雕刻技法之长,开创了独特的玉器雕刻新工。他的玉雕创作融合了北派和南派的特色,既有北派扎实的传统功底,又有南派的大胆创新,作品题材广泛、造型优美、生动巧妙、手法独特、工艺精湛,无愧南派玉雕领军人的称号。

从艺四十八年,他获誉无数。如今年过花甲,他依然在玉雕事业上奋斗,只因为内心那份难舍的情结。他是业界公认的南派玉雕领军人,他一直希望能够重新恢复南方玉雕工艺厂。他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广州玉雕)代表性传承人高兆华。

\ 

“工厂”才是出精品的地方

高兆华出生于广州,16岁就进入南方玉雕工艺厂学艺了,原本只能在厂里学单一的人物雕刻,但“文革”改变了他们这一代人的学艺命运,让他有机会从事各种题材的雕刻。高兆华身上充满了岭南人锐意进取、低调务实的性格特质,这种精神特质在他的玉雕事业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高兆华的玉雕作品,胜在雕工,不在材质。看起来似乎很平淡的作品,实则暗藏玄机,没有一定功力和定力的人,难以完成这样的作品,更不用说创新了。

获得2011年深圳文博会“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特别金奖的《日月同辉》耗时两年,构思之巧妙、用料之精绝、雕工之精美、难度之巨大,堪称当代玉石雕刻一绝,他将一块不足0.04立方米的黄龙玉雕刻成一座长达4.35米的大型摆件。从业四十余载,他笑称很多作品都很满意,但依然想把内心更多未完成的作品一一实现。

(高兆华作品《麻姑献寿》。图片:金羊网)
(高兆华作品《麻姑献寿》。图片:金羊网)

高兆华在南方玉雕工艺厂度过了21载的青春岁月,这里见证了他的学艺、成长、成材过程。进入新世纪以来,南方玉雕工艺厂的衰落让他感到很可惜,工厂对于他来说早已超越了“工作单位”的意义,成了他一个难以磨灭的回忆。为此,他一直在呼吁有关部门能够重新开办南方玉雕工艺厂,可惜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如愿。

“我出来社会后感到很吃力,玉雕这个行业中资金、人力、时间都是无法逾越的障碍,比如我那件大的作品(日月同辉)要几个人花两年时间做,这两年中的吃住都要钱,没有一定的资金支持,很难有大作为。”高兆华指出当前玉雕创作中的困境,“如果能得到政府支持,要做某样东西就变得容易很多了,为将来培育我们南派玉雕接班人、传承技艺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手段。如果没有了这样一个平台,将来想要继承岭南特色的玉雕文化就变得困难了。”

此外,还有一个更现实的原因,当年南方玉雕工艺厂那些顶尖的技术人才年纪不算大,还有活力。如果不迅速成立工厂,将来就变得困难很多了。

(《日月同辉》为高兆华历时两年完成,身价高达2亿元。图片:金羊网)
(《日月同辉》为高兆华历时两年完成,身价高达2亿元。图片:金羊网)

玉雕师眼中不应该只有翡翠

高兆华的玉雕作品取材很广泛,既有翡翠、白玉、黄龙玉,也有产自新疆的金丝玉等。他近年来两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日月同辉》、《渔汛》皆是用黄龙玉雕刻而成。

虽然目前翡翠、和田玉价格高昂,但高兆华却坦言这些对自己的创作影响不大,“以前南方玉雕工艺厂的原石材料多达二十种,如果以装饰人们生活的需求来说,现在很多石材都可以使用。所以我一直都认为不只有翡翠才能赚到钱。”

据他透露,在平洲这个以翡翠为主的市场中,有几位玉雕师也是在做杂石。“做杂石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其价值比不上翡翠,如果把这些成本投入到翡翠的创作中,获得的收益也许会大很多。”高兆华说,“如果都以市场经济眼光去做,对行业来说是很悲哀的,追求了金钱,就会缺少了文化韵味。”

在他看来,走市场路线肯定离不开观音佛这些传统题材的东西,而且翡翠的价格高,能发挥的艺术空间就小了。而其他杂石价格相对低廉,能让玉雕师的思想奔放,艺术空间就变得大很多了,这也是他的很多精品都不是用翡翠创作而成的原因。

高兆华还懂很多技艺,早年玉雕机械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时候,他就开始自己动手组装玉雕机械了,以至于后来南方玉雕厂里的一些作品也要委托他帮忙完成。在他看来,玉雕艺术的创新,往往需要广泛涉猎各种技能,还需要有一定的知识积累。“有些时候,我是认真做了很多前提工作才去动工的,像《日月同辉》这个五环,我要知道五环要怎样才能转动,里面如何打通,怎么把灯装进去,我才动手做的,很多东西都要做了几套模型出来后才做的,因为一旦失手就不能挽回了。”

(工作中的高兆华,图片:金羊网)
(工作中的高兆华,图片:金羊网)

“这么多年一直在做傻事”

“如果只盯着钱看,我不会有今天的艺术成就。”高兆华自称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做“傻事”。

从1986年成立“高兆华玉雕艺术工作室”开始,他从来没有聘请过师傅,一直都是带徒弟,他至今培养了300多位徒弟,但出师后的弟子,能在玉雕艺术上获得成功的很少。“学全我这套手艺起码要花上八年到十年时间,还得非常努力钻研才行,想要一出去就凭着手艺当老板,就有点勉为其难了。”由于年轻人的心高气傲,让高兆华很是感慨。尽管如此,他还是会想尽办法让徒弟得到更多的接受文化知识教育的机会。“整个工艺美术发展很需要我们业界的同心合力,特别是对年轻一代的培养。老实说我们年纪也大了,我希望真的是有后人能传承我们岭南玉雕的技艺,最遗憾的是现在很少广州本地年轻人从事这个行业了。”

让他感到欣喜的是:四位来自广州大学研究生玉雕班的学生,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很强,做了一个月左右,创作出来的作品令他很吃惊。“这个班是刚起步的,知名度不高,我希望以后能做出成绩,吸引更多研究生加入,这些人才对我们行业很有好处,是一个有益的补充。”高兆华说。

(高兆华作品)
(高兆华作品,图片:金羊网)

很多人认为从事这门手艺需要很高的艺术天分,但在高兆华看来,还有比天赋更重要的东西。“我这件《日月同辉》最开始是叫另一个技术最好的徒弟一起做的,他动的第一刀我就喊停了,心浮气躁、骄傲自满是做不了精品的。”

为了能让岭南玉雕技艺得到更好的传承,年过花甲的高兆华依然不遗余力。目前他正在平洲推动一个大学班的建立,该班级由广州美术学院主办,预计将于2013年秋季开始招生,面向有一定玉雕基础的玉雕师,学成后能拿到国家认可的文凭。“办玉雕培训班是一个尝试,如果这条路能行得通,未来还会推广至整个工艺美术行业,譬如建立广彩、广绣、玉雕等这类型的班级,传承岭南玉雕技艺。”

来源:新浪收藏

图片:金羊网/来源于网络

编辑:Abao

关注花城网微信公众号
随时随地了解广府文化大小事
标签: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其著作权归相应权利人所有。
穿粤时光7月导赏
以书院之名-清代广州的合族祠
关注公众号,7月10日开放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