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岭南文化/广州八和会馆曾经被日本军队拆毁 始终是粤剧人的图腾

广州八和会馆曾经被日本军队拆毁 始终是粤剧人的图腾

2018-07-10来源: 互联网综合 作者: 梁贵源
  成立八和会馆后,实行行长制。第一位行长是邝殿卿。吉庆公所原是吉庆堂,是管理四乡来请戏买戏的。各戏班在吉庆公所挂出水牌(又称货单),如某某班有那些演员,有那些首本戏。
\
  讲述

  八旬婆婆至今心系八和


  1938年8月26日,黄沙一带遭日本飞机轰炸,尽管从空袭中幸存,八和会馆还是被日本军队拆毁。1946年10月,八和会馆租屋恢复活动。不久,通过美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艺人的踊跃捐款,再加上本地及香港艺人通过义演筹款,终于买下恩宁路80号(即现在177号)作为八和会馆的新会址。

  新会址原是坐落于恩宁路的一间宽4.66米、深近35米的西关竹筒屋,1931年扩路时,前座9米深改为三层骑楼建筑,楼房面积155平方米。后座由多个金字瓦面组成长达26米的平房。20世纪90年代,后座墙壁砖瓦倒塌,2002年完成修复。

  近日,记者敲开了恩宁路八和会馆的大门。宽敞的大堂可容纳上百人,两侧设有酸枝靠椅,墙上配有“满洲窗”,还有近代粤剧大老倌的剧照或生活照。大堂尽头有一个小戏台,可供粤剧老倌和粤剧爱好者登台献艺。因漏水待整修,已有大半年未传出粤韵歌声了。

  艺名小蝶儿、已经80多岁的八和会馆理事兼总务蝶婆婆接待了记者。蝶婆婆的父亲靓次伯、母亲蝴蝶女都是粤剧戏行人。退休21年来,蝶婆婆始终心系八和。现在,蝶婆婆几乎每天都要花上一个多小时往返,从罗冲围的家到八和会馆处理日常事务。

  回忆起幼时见到的八和会馆,蝶婆婆说:“以前戏班更新换代快,每有戏班解散,它的道具和布幕都会拿到八和会馆来拍卖。其他戏班会记着哪个班的‘画’(布幕)特别漂亮,慕名而来。拍卖所得的钱,一部分留给戏班人,一部分留给八和会馆作经费。”

  海外八和共传粤剧薪火

  随着时代变迁,八和会馆不再是粤剧行当的行会,而成为一个民间团体。但这里始终是粤剧人的图腾,粤剧艺人也多称自己为“八和子弟”。一些老艺人对八和会馆的感情尤其深厚,临终前还将戏服捐献给八和会馆。每年,蝶婆婆都会把装满六个衣箱的戏服拿出来晾晒、整烫。看着这些曾在舞台上熠熠生辉的戏服,蝶婆婆睹物思人,常常热泪盈眶。

  彭庆华感叹道,时至今日,“八和”二字对海外华人仍相当有影响力,可以说有华人的地方,只要有粤剧,就有“八和”的身影。“在海外演出期间,我去过美国三藩市和东南亚的不少八和会馆。海外八和会馆的组织者,很多是粤剧界的前辈,甚至是老师的老师。”

  蝶婆婆说,虽然海外八和会馆与广州的八和会馆没有从属关系,但因广州八和悠久的历史渊源和深厚的文化底蕴,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八和子弟都认为这里是祖居。有一位花旦行当的老艺人出国多年,每次回国早茶都不喝,就先到八和会馆看一看,捐些经费,让蝶婆婆感动不已。“对我来说,八和会馆是一盏火水灯。百年过去了,它一直都在。”

关注花城网微信公众号
随时随地了解广府文化大小事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其著作权归相应权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