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岭南文化/番禺与龙舟的渊源

番禺与龙舟的渊源

2018-06-28来源: 梁谋《番禺龙舟文化杂记》 作者: 啊珊
        番禺地处水网之区,船曾是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番禺地名来由的其中一说,也就与船有关。据《山海经·第十八海内经》云:“帝俊(舜)生下禺号,禺号的后代为淫梁,淫梁生下了番禺。番禺是制作船的祖师。”由此可见,番禺与舟的关系密切。
\
  番禺人喜爱龙舟,据有关史籍记载,有上千年的历史。五代南汉时(917年-971年),明月峡、玉液池(今广州教育北路、越华路一带)是竞渡场所。潴水成湖池,池中筑有含珠亭、紫云阁等建筑物。每年端午节,令宫人龙舟竞渡其间。(见宋方信儒《南海百咏·石屏堂》)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详细描述了当年番禺附近龙舟竞渡的盛况:“五月时,洪流滂濞,放于百里,乡人为龙舟之会;观者画船云合,首尾相衔,士女如山,乘潮上下,日已暮而未散。”清乾隆年间李调元在《南越笔记》中,也追述过广州(古番禺)龙舟竞渡盛况:“粤中五月采莲竞渡,至五日乃止。广州竞渡夺标较盛,有逾月者。”
  我国举行龙舟竞渡的历史源远流长,古代典籍不乏记载,但作为实物而保存下来的龙船则极为罕见。1977年4月,当时的番禺县钟村镇大洲村村民在距离大洲村约50米、西北距珠江的陈村水道约700米的甘蔗田里,开挖蔗坑,发现一艘古船体,即报知广州文管处进行挖掘,出土时实测结果:船长43.6米,宽4米,船最高处为0.62米,船底距地表为0.90米。船舷外部,为彩绘龙鳞,用红黄黑三色组成,是番禺境内发现的最早龙船——大洲龙船。据清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版的《番禺县志》载:“大洲龙船,有宋宣和遗制……舟长11丈有奇,龙首尾刻画,奋迅如生。舟旁旅坐荡桨儿,锡盔朱甲,中张锦幔……”
  关于大洲龙船,明末清初番禺人屈大均《广东新语·舟语》曾作过详细的描述:
  “大洲龙船……船长十余丈,广仅八尺,龙首尾刻画奋迅如生,荡桨儿列坐两旁,皆锡盔朱甲。中施锦幔,上建五丈樯五,樯上有台阁二重,中有五轮阁一重,下有平台一重。每重有杂剧五十余种,童子凡八十余人。所扮者菩萨、天仙、大将军、文人、女伎之属;所服者冠裳、介胄、羽衣、衲披、巾帼①、褦襶之属;所执者刀槊、麾盖、旌旗、书策、佩帨之属。凡格斗、挑招、奔奏、坐立、偃仰之状;与夫扬袂、蹙裳、喜、惧、悲、恚之情,不一而足,咸皆有声有色,尽态极妍。观者疑为乐部,长积岁月练习,不知锦幔之中操机之士之所为也。”
  另外,清人李调元《南越笔记》亦记载甚详:“大洲龙船,高大如海泊。具鱼龙百戏,积物力至三十年一出。出则诸乡舟行以从,悬花毯、绣囊,香溢珠海。”
  经核对有关史籍和专家研究,大洲出土的古船就是湮没已久的大洲龙船。关于大洲龙船的由来,据《广东新语·舟语》所述,南宋末代皇帝赵昺被元军追赶,沿浙江、福建入广东,暂驻番禺;继而又要其随从、掌管营造宫殿的将作大匠梁太保,到大洲营造宫殿,造殿未成身先死。梁太保死后,大洲人在村里建梁公庙,并造一条龙船作为纪念。
       此后,成为一种地方风俗,每隔10年或20年,举行一次独特的龙船游渡。其船制及游渡方式,深深打上“宣和遗制”的烙印。“宣和”,是北宋的年号,即北宋最后一个皇帝宋徽宗的第六个年号。为公元1119年至1125年,即宋高宗建炎元年,宋室由汴梁迁至临安,号为“南宋”。所谓“宣和遗制”,即指宣和年间龙舟和龙舟竞渡的风格。
       内地的很多龙舟,由于固守中原的正统文化,则一直沿袭未变。我国在龙舟竞渡方面,形成了有质朴与华饰之分两大不同流派:“龙舟竞渡”与“龙船游渡”两类型。大洲龙船属于“游龙”。番禺龙舟两者兼有,既有“游龙”又有“赛龙”,成为番禺龙舟文化的特色。
关注花城网微信公众号
随时随地了解广府文化大小事
标签: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其著作权归相应权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