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岭南文化/马师曾与薛觉先的薛马争雄 粤剧历史上浓墨重彩描画的年代

马师曾与薛觉先的薛马争雄 粤剧历史上浓墨重彩描画的年代

2018-06-22来源: 互联网综合 作者: 梁贵源
  “当年角逐艺坛,犹忆促膝谈心,笑旁人称瑜亮;今日栽培学业,独怀并肩同事,悲后辈失萧曹。”这是薛觉先辞世后,马师曾写下的挽联。台上劲敌招式相争,台下英雄惺惺相惜。粤剧史上着名的薛马争雄,把粤剧带进一个对传统精益求精,对创新善于思索的黄金时代。
\
  “当年角逐艺坛,犹忆促膝谈心,笑旁人称瑜亮;今日栽培学业,独怀并肩同事,悲后辈失萧曹”——1956年10月30日晚,广州人民戏院舞台上,52岁的薛觉先演出《花染状元红》,演到第四场时,突然双脚麻痹,几乎跌倒,但他仍坚持演毕全剧并坐在椅子上向观众谢幕。散场后随即被送进医院医治,发现是脑溢血,第二天即离世。马师曾写下的这幅挽联表述知音不再,茕然孑立的怅惘。

  马师曾

  今人谈及“薛马争雄”,都说那是粤剧历史上浓墨重彩描画的年代。由薛觉先担纲的觉先声粤剧团和马师曾为首的大罗天粤剧团,雄踞省港澳,成为戏剧舞台两大支柱,为艺术、为市场、为生存,展开了激烈的竞争,以繁花竞放之势,大大推动了粤剧的发展。

  有关薛马二人之登堂入室,老文化人梁俨然寥寥数语就写得很清楚:“薛觉先初入人寿年班,当第三丑生,演《三伯爵》一剧扮演富有余一角,唱一支祭奠曲,唱法直逼朱次伯《夜吊白芙蓉》一曲,大获观众赞赏,随即调升正印,梨园乐班把他聘去与陈非侬合演《宝玉哭灵》《玉梨魂》等剧,卖座空前,从此薛更兼演小生小武戏。人寿年班自薛去后,聘马师曾入继,由于两人戏路不同,马演薛戏,不获观众赏识。后得千里驹、靓少凤等前辈协助,在《苦凤莺怜》一剧中马演余侠魂,唱《观音庙诉情》一曲,马的乞儿喉腔果然另有风格,又得观众称赞,继演《佳偶兵戎》一剧,轰动剧坛,造成卅年代薛马争雄局面。”

  上世纪初期的剧坛,名团林立,高手如云。观众长期浸润于热闹的市场之中,自然精通品鉴。薛、马二人日后的出类拔萃,各领风骚,可以说与他们超群的实力、眼光、组织才能、江湖经验分不开。

  男女同台演率先废“师约”

  薛觉先弟子陈小汉曾说,虽称“争雄”,但薛马之间的竞争绝无掺杂恶意,实际上“他们私下是很要好的”。

  薛马的竞争是全方位的,他们在舞台表演方面各树流派唱腔,各出奇谋;在剧目方面革故鼎新;在宣传广告领域翻尽花样。如梁俨然所言:“马到大罗天班演《众仙同盳大罗天》,用大帐幕悬挂剧名,以作号召。薛在新景象班演《天下太平新景象》,亦用大帐幕悬挂剧名。此后剧目名称也各不相让:薛曾以《三伯爵》《战地莺花》获誉,马则编《神经公爵》《天国情鸳》与之相比。薛有《棠棣飘零》,马有《红粉飘零》。马更以《轰天雷》以壮声威,薛则以《红光光》为显耀。马演红玫瑰,薛演毒玫瑰。薛有《月向那方圆》,马有《桃园抱月归》。”薛能演多方面角色,又能演花旦戏,特编四大美人貂蝉、西施、王昭君、杨玉环,马则编演秦桧、洪承畴、陈后主、北地主,各具特色,甚至同演一剧《璇宫艳史》,互相比美。

  关于两人的艺术风格,薛觉先后来在接受采访时曾说:“马先生扮演丑生戏,我也学演,但不及他;我演小武小生戏,喜揣摩前辈艺术,马先生则较少。各有不同之处”。

  马师曾带头组织男女班,起用了上海妹、谭兰卿两位女旦,从而使自己的太平剧团成为粤剧男女合班的第一个剧团。1935年,觉先声等剧团也相继实行男女合班。到了1936年,合班之风已经不可遏制。薛觉先率先明确取消“师约制”,给演员充分的人身自由,并在演出时,制止小贩叫卖,严禁人员随意出入,保证良好的秩序。在创作体制方面,他们改变了旧戏班依靠“开戏师爷”撰写剧本的习惯。薛觉先和几个编剧一起“度桥”设计情节,马师曾则创立“编剧部”实行集体创作,促进了戏剧的高产。薛觉先吸收京剧板式唱法和浙江民歌小调,引进京班和西洋乐器;马师曾吸收龙舟、板眼、木鱼、南音等广东曲调,设立“西乐部”,引入爵士乐等音乐形式。同时,薛觉先曾先后向京剧演员周信芳、昆剧名家俞振飞请益,引进北派武功;马师曾借鉴外国演员卓别林的幽默滑稽和范朋克的豪爽侠义的表演风格,创出“文丑”行当。而电影式的灯光、布景、道具制作和使用方式,也是在这一时期引入粤剧的。

关注花城网微信公众号
随时随地了解广府文化大小事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其著作权归相应权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