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岭南文化/广州与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历史的二三事

广州与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历史的二三事

2018-06-13来源: 互联网综合 作者: 梁贵源
  广州秦汉时就是繁荣都会,汉唐以来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清朝时是中国唯一对外开放的港口,也是中国最早对外的通商口岸。广州有着悠久的对外交往史。在秦汉时期(约公元前226-公元220年),广州作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与海外交往频繁。
\
  中国的丝织品、瓷器、铁器、铜钱、纸张、金银等以广州为起航站运往海外,换回珠宝、香药、象牙、犀角等,广州成为当时世界上最为着名的贸易大港。

  上周末对于广州市民而言是个“文化周末”。伴随着“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在广州开幕,第11个“国际档案日”广州国家档案馆新馆二期正式开门迎客;广州文化遗产的活化保育日见成效,设计理念与时俱进的文化场馆正在跟上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积极服务广州推进国家重要中心城市建设。拥有上千年历史人文积淀的广州,在海丝文化史迹保护项目上不遗余力,文化事业发展也走向了更广泛的群众性、普及化发展路径。

  海丝文化遗产在广州“重现光彩”

  今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题是“文化遗产的传播与传承”。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不啻为一部物质与文明传播传承的历史。汉朝年间,中国船队从广州古港出发南下印度和斯里兰卡带回了丝绸瓷器、琉璃香料等,还引进了西洋文化艺术科学,海上丝绸之路连接的商贸往来和文化交流数不胜数。

  越来越多的海丝文化遗产在广州“重现光彩”。在日前揭幕的南汉二陵博物馆内,距今上千年的出土文物玻璃器皿也在诉说久远的“海丝故事”。坐落在番禺小谷围岛上的南汉二陵遗址列入2004年中国十大考古发现,这座华南地区唯一的皇陵博物馆历时三年建成,亦是广州重要的文化遗产。

  文物玻璃珠也是学者透视海丝文化遗产传播的一个视角。此次东道主广州举办的“海上丝绸之路:研究·保护·合作”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考古学会丝绸之路考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安家瑶列举玻璃蜻蜓眼、马赛克玻璃珠、夹金箔玻璃珠、印度洋—太平洋玻璃珠、郑和下西洋携带的玻璃珠这五个重要分类作分析,“破译考古发掘中出土的玻璃珠携带的信息,可探究其年代和产地、制作方法和用途以及传播路线等问题。”

  广州牵头国内23个城市联盟推进海丝联合申遗

  据广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介绍,2017年9月,《广州市关于海上丝绸之路史迹保护和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方案》获市政府常务会议通过。今年4月,广州与国内23个城市共同签署《海上丝绸之路保护和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城市联盟章程》,确定由广州牵头推进海上丝绸之路保护和联合申遗城市联盟相关工作。

  海丝联合申遗选择广州牵头实施,正是看中了广州搭建海丝遗产保护和申遗交流平台的资源优势。目前,广州的南越国宫署遗址、光孝寺、清真先贤古墓三处史迹点保护规划已由省政府公布实施。同时,将珠江航道出海口的莲花塔、琶洲塔、赤岗塔以及黄埔古港遗址等史迹点列入海丝申遗名录,相关考古勘探逐步展开。

  “广州将积极推进海丝文化史迹点的本体保护、展示和环境整治。”广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陆志强表示,下一步广州将制定海上丝绸之路保护和联合申遗2018-2020年行动计划,下月在广州启动海丝遗产海外推广活动,9月赴海丝沿线国家开展文化交流,发挥广州在海丝文化遗产研究及利用、申遗等方面的牵头作用。

关注花城网微信公众号
随时随地了解广府文化大小事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其著作权归相应权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