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岭南文化/广州蚝壳筑墙的建筑艺术你知道多少?

广州蚝壳筑墙的建筑艺术你知道多少?

2018-04-24来源:互联网综合 作者:梁贵源
  广人以蚬壳砌墙,高者丈二三,目巧不用绳,其头外向,鳞鳞可爱,但不隔火。”清初,清屈大钧在《广东新语》中记载:“以其(蚝)壳累墙,高至五六丈不仆。壳中一片莹滑而圆。是曰蚝光,以砌照壁。望之若鱼鳞然,雨洗益白。……居人墙屋率以蚝壳为之,一望皓然。
\
  坊间说“千年砖、万年蚝”,岭南古建筑保护专家汤国华告诉记者,由于建筑材料的限制,古人将蚝壳加黄泥浆黏合砌筑,建成蚝壳墙、蚝壳屋,“蚝壳屋既适应岭南气候,还蕴含了建筑科学。”

  汤国华说,一般一间蚝壳屋由三面完整的蚝壳墙和一面普通的砖墙组成。从建筑工艺上看,蚝壳墙除墙脚离地50厘米一段因防水浸而不用蚝壳外,整个墙体都以蚝壳为主。建造房屋时,蚝壳墙外表面不施抹灰,蚝壳裸露而突出,内墙用蚝泥、黄泥浆加固和黏合,风干后坚固不倒、遇水不溶。

  汤国华认为,蚝壳呈鳞状以向下45度的方式整齐垒砌,壳尾向外,方便雨水下泄,避免雨水浸入内墙,保持室内干爽。此外,蚝壳表面凹凸不平,在日照下可形成大片的蚝壳阴影,从而起到隔热效果,因此蚝壳墙又被称为“凸砖遮阳墙”,十分适合岭南的湿热气候。“蚝壳是碱性的,可以起到防虫的效果,所以,蚝壳屋是不怕白蚁的。”

  蚝壳往事

  沙湾以蚝壳砌墙官府禁偷挖蚝壳


  南宋前,沙湾仅是一湾背靠青萝嶂、面临浩瀚大海的小乡村,地处西江出海口,生长着许多适应咸淡水浅滩的海生物,如大量野生的蚝。进入南宋,何、王、黎、李、赵五大姓氏为主的人们陆续定居沙湾,至明初,人数超千人,先人不断向“鱼游鹤立”的海滩围垦造田。

  人们在围垦时遇到大量蚝壳,把这些蚝壳垒成排,经过一、二年的涨退潮,海水带来的淤泥、沙粒积聚在蚝壳间,形成一道道坚实的堤坝,再往上垒高,就围成了新的滩田。由此推彼,先人们把蚝壳拉回村,在水中加上盐、和上泥沙,在适当的高度横压杉条,把蚝壳一排排、一层层地垒高,成为新的用材墙体。

  初时,沙湾镇的人们只是使用新围垦中所收集的蚝壳,后来,人们又打起了久埋堤下蚝壳的主意来。开始时小量地偷挖,后来干脆结伙组织几只大船,整段堤整段堤地挖。

  清嘉庆年间,番禺县正堂在甘岗、大鹏、乌沙、白水潭一带出示“永禁挖蚝壳”通告,此风稍微收敛。至同治年间,此风又兴,甚至出现百多艘船一起出动偷挖蚝壳的事件。情急之下,沙湾仁让公局(乡公所)请求县正堂衙营出动,加派维护治安的官府巡逻艇,一经发现偷挖,马上缉捕,并多处竖起石刻“禁挖蚝壳告示碑”,但最终,蚝壳还是被偷挖得一干二净。

关注花城网微信公众号
随时随地了解广府文化大小事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其著作权归相应权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