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岭南文化/两百年前的广州水上府城的美丽景象

两百年前的广州水上府城的美丽景象

2018-04-19来源:互联网综合 作者:梁贵源
  除了耳熟能详的“羊城八景”之外,景致如画、布局奇巧的园林府邸,春暖木棉盛放如红霞万丈的大北门一带,夏日荔熟蝉鸣、凉风送爽的荔枝湾畔,桨声灯影里繁华热闹的江上花艇,端阳节锣鼓喧天的龙舟竞渡,岁时节庆摆摊卖艺云集、热闹非凡的城隍庙等等……
\
  两百年前的广州,珠江庞大的水上浮城也像陆地上的城市一样,分为商业区、平民区与富人区。在商业区里,你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商铺”,在江上黄金地段,还有一座华丽的典当行。由于这些“商铺”与住宅都在水上漂浮,故而呈现出在独一无二的民俗风情。且让我们翻开19世纪40年代来访广州的法国公使随员伊凡的回忆录,去游览一番。

  1842年,《伦敦新闻画报》上的版画,描绘了水上浮城的美丽景象。

  商业区

  水上当铺富丽堂皇门匾却写“节俭光荣”


  19世纪40年代,从法国来访广州的公使随员伊凡在回忆录中写道,欧洲人想象中的东方,屏风、漆器与扇子上的东方,都在珠江的水面上漂浮着,风情万种。

  珠江水上浮城

  在全世界独一无二


  这座浮城在全世界独一无二,人口比马赛、那不勒斯、威尼斯、都灵的人口都要多。像所有庞大的人口中心一样,它是一个小世界的缩影,既有温馨的住宅区,又有繁华的商业区和娱乐区。

  在这座水上浮城内,商业区虽然也漂在江上,却很少“挪窝”。它占据了珠江上的最佳位置,一座座漂亮的“商铺”停留在各自的地盘上,门口挂着彩色布帘,窗上贴着大红福字。这些“商铺”其实是一艘艘船屋,随着珠江潮起潮落,它们顺着水流上下起伏,门帘与幌子随风飘扬,比在陆地上有趣多了。在珠江上的商业区里,你可以看到“杂货铺”“木匠铺”“裁缝铺”“药房”,甚至还有专门替人写信的信铺乃至笼罩着神秘色彩的“算命铺”,凡是陆地上有的商铺,在这里几乎都能找到“翻版”。

  典当行装饰华丽博古架摆满古玩

  漂浮的商业区占据了珠江上最好的位置,而典当行则占据了商业区的黄金地段。伊凡看到的这座水上典当行,是一艘装饰极其漂亮的大船,“船屋”的正门宽敞富丽,门楣上方悬挂着一个大大的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写着几个大字:“节俭光荣”。按理来说,这几个字几乎是在冒犯所有的客户,可店主依然觉得有义务进行道德宣教,这一点让初来乍到的伊凡大为惊讶,因为他走遍世界,只在水上浮城发现了这样的奇观。

  典当行的门面富丽堂皇,里边的装饰也十分精致。店铺的博古架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名贵古玩,中间立着一个高高的柜台,上面摆着一个华丽的算盘,堆着一沓沓的典当单据。店主坐在柜台旁的安乐椅上,辫子油光发亮,一脸友好放松的笑容。

  不过,伊凡毕竟是见多识广的人,并没有被他的外表欺骗。因为珠江上的典当掮客是以放高利贷而闻名的。对客户送来的商品,这位“友善”的放高利贷者几乎是来者不拒,家具、首饰、半旧的长袍……都可以成为高额利润的来源。

  对自己的发财门路,这个老兄很是理直气壮,他对伊凡说:“他们通常给我的是又脏又破的布,但是我一收到它们,就仔细进行清理。他们来赎回的时候,会非常吃惊地发现东西已经变得焕然一新。这些破布在我手中经历的转变,本身就抵得上我赚到的所有利润。”

  听着这番话,伊凡不禁感慨,与这个伶牙俐齿的老兄相比,欧洲典当掮客的本事简直是小儿科,因为后者从来不会想到用这种方法来证明高利贷行业的高尚。

关注花城网微信公众号
随时随地了解广府文化大小事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其著作权归相应权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