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岭南文化/古代广州人新春游花田,赏花如赏雪!

古代广州人新春游花田,赏花如赏雪!

2018-02-08来源: 互联网综合 作者: 梁贵源
  荔湾区芳村地区花地的千年芬芳从隋朝开始有了正式的记载:'花埭'一带属于狭义上珠江三角洲地区的核心,这里原本是一片广阔的海湾,西江、北江挟带大量泥沙流到古海湾,在海潮顶托的作用下沉积下来,秦汉时期这里开始有几个沙洲,这些沙洲大约就是今天的花地、海北、鹤洞。
\
  这一片烟水十里的海上浮田是如何变成朱悬玉照的“素馨茉莉天香园”,接着又荟萃中原与异域的奇花异草,从而赢得“岭南第一花乡”之美誉的呢?

  花埭第一主角是素馨

  说起来也很简单,这座千年商都里的老百姓,钱包总是要鼓一些,又一向爱花惜花,愿意在鲜花上大把消费。老广州有句俗谚,叫作“鲜花当菜买”,可见“不能吃不能喝”的鲜花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必需品。有需求就有市场,据史料记载,早在宋朝,花埭的素馨花种植已有一定规模,到了明清时期,更出现了许多世代种花的花农。

  此外,花埭还住了许多做花卉生意发家的商贾。近两百年前,远道来华的美国商人亨特曾拜访过花埭的一个大花商,名叫阿清,其主要业务向洋商供应鲜花,供其装饰办公室、房间和走廊。阿清靠这个生意发了大财,住豪宅,用进口奢侈品,还有着很高的社会地位。一条发达的花卉商业链与“明月如潮花似海”的诗意画面像一个硬币的两面,互相依存,不可分割。仔细品味几首流传数百年的竹枝词,“花田女儿花作命,衣花食花解花性”“附郭烟春十万家,家家衣食素馨花”“花田一片光如雪,照见卖花人过河”,你都会感受到商业与文化的水乳交融,这恰恰是广州这一座你我心爱之城最重要的特质。

  新春游花田赏花如赏雪

  从宋代开始,素馨是花埭这一“岭南第一花乡”当仁不让的主角,用清初大儒屈大均先生的话来说,广州人宠爱素馨,就像洛阳人宠爱牡丹一样。这种名为耶悉茗的小花,原产于西域,早在唐代就已由来穗贸易的波斯商人沿着海上丝路带到广州,因其娇柔袅娜的姿态,赢得了无数人的喜爱,人们家里摆放着素馨花碟,女孩子在鬓角上别上素馨花做装饰,又细心地将它与茶油拌匀,小火加热后熬成精油,呵护娇嫩的肌肤;过年时,家家户户还要做素馨花灯、素馨花球,装点门楣与庭院。广州气候温润,很少下雪,但素馨花开的时候,花埭一望无际的花田就如一片雪野,空气中又有暗香浮动。那时的广州城方圆不过十几公里,被高高的城墙围着,真像一座漂浮在花海上的巨大方舟,花城之名,名不虚传。

  花埭发达的花卉产业链既催生了热闹繁华的年宵花市,也使新春游花田成为老广州持续数百年的传统。数百年来,花埭不但有一望无际的花田,还有遍布各处的秀美园林,正月里,天气和暖的时候,人们几乎倾城而出,涌入花埭赏花游园。青年男女更是坐着画舫,沿着花地河顺流直下,在花海里穿梭,时而在浓密树荫下栖息,说说情话,从往来的杂货艇、粥粉艇上要买点小吃,着实惬意。新春时节,北方还是冰天雪地,广州却是气候和暖,朱悬玉照的花田真是老天爷的恩赐。

  不过,由于新春游花田太受欢迎了,有时游人简直比花还多,故而留下了一句俗谚:“挤死人易过游花田”,但人们一边这么嚷嚷着,一边还是满怀热情往花田里涌,因为“陌上花开”给人带来的快乐,远多过拥挤给人带来的烦恼啊。不信,你读一读这首竹枝词,“香风拂拂淡云消,载洒扁舟一叶飘。明月如潮花似海,隔船吞吐玉人萧。”春天的喜悦,是不是跃然纸上?

关注花城网微信公众号
随时随地了解广府文化大小事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其著作权归相应权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