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岭南文化/广州中山纪念堂与它的设计者

广州中山纪念堂与它的设计者

2016-11-08来源:互联网整合 作者:梁贵源
  广州中山纪念堂与它的设计者

  广州中山纪念堂是广州人民和海外华侨为纪念孙中山先生集资兴建的,是广州最具代表性的地标之一。如此庄严宏伟、精致华美的建筑,其设计有何巧妙之处?背后又有什么动人故事?且让记者带你一一领略。
\
  看建筑

  “三民主义”

  巧妙融入建筑

  1926年,广州国民政府公开招标征集中山纪念堂设计方案,同时要求纪念堂须“庄严固丽、暗合孙总理生平伟大建设之意味”“堂内以容纳5000人为最低限”“声浪传达、视线适合以臻善美”。这样的要求看似简单,但对当时的建筑设计师来说,无疑是一项艰巨的考验。

  最终,青年建筑师吕彦直的方案脱颖而出。他以钢筋混凝土和花岗岩材料替代砖木,让整座建筑显得“庄严固丽”,堂内大量使用吸音棉解决“声浪传达”问题。此外,他通过建筑语言暗喻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巧妙地满足了“堂内容纳5000人”以及“视线适合以臻善美”的要求。

  为了表现“民权”,他避开中国传统建造技法中大量使用梁柱的做法,利用西学知识,将纪念堂内部结构按照拜占庭式样,通过现代技术将钢桁架拉伸的大型穹顶依托和覆盖在墙体的八角立柱上,使堂内跨度71米的大型圆穹顶下无一立柱,用这种圆形会场的建筑形制体现出西方议会的民权概念。
\
  为了体现“民族”,吕彦直聪明地在穹顶钢桁架上覆盖了一顶中式“攒尖八角亭”,给整片建筑区域赋以了皇家庭院的色彩,正南面配以“重檐九脊歇山顶”,东西两侧套上“重檐歇山顶抱厦”,让人顿起庄严肃穆之感。堂瓦使用蓝色琉璃瓦而不用黄瓦,表现对中山先生的敬意(只有祭天的天坛使用蓝瓦),八角亭檐脊上的象形脊兽数量多达10个(中国传统纪念故人宜用阴数),“10”则为阴数之最。

  为了表现“民生”,吕彦直把中国民间的纹饰艺术大胆地运用到纪念堂。他并没有模仿皇宫中金碧辉煌的龙凤饰纹彩绘,而是通过纹饰、雕刻、彩绘着力表现民生。汉白玉栏杆上的一字回形纹和羊角瓶、墙饰上的如意、宫灯浅雕的祥云以及墙裙上的蕃草纹和碧浪警钟,无一不在体现设计者对“共和体制”延绵不断的美好祝愿。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大堂正门立柱上的“¥”字图案,与1929年1月1日广州国民政府颁布的第一个市徽极为相似。虽然目前难以考证两者之间是否相互影响,但至少反映出吕彦直非常尊重羊城人民,其细腻的寓意由此可见一斑。

  吕彦直祖籍是山东,出生于天津,早年曾在巴黎生活,1913年,他获得官费留学的机会,在康奈尔大学专攻建筑工程。这两段经历对于他设计中山陵和中山纪念堂影响颇深。建筑史学者莱德霖曾经说过,南京中山陵和广州中山纪念堂显示了建筑师的努力,也就是在中国风格的建筑设计中融入西方学院派建筑学理论所体现的构图原则。

  简而言之,建筑师在用西方建筑的比例,对中国原型进行了“整容”,当然,何为中国特色的现代建筑,是否就是把西方建筑科学与中国元素简单相加,对于这些问题的争论,直到今天仍然是中国建筑界探讨的话题,如果抛开时代的局限性,吕彦直所设计的中山陵和中山纪念堂,充分体现了“西学为体,中学为用”的建筑思想。
\
  这在当时可以说是一种独创,也引领了中国建筑的新风潮,难怪孙中山葬事委员会一致认为吕彦直的中山陵设计方案,并且对这个方案颇多溢美之词,称之为简朴坚雅,而且完全根据中国古代建筑精神。

  值得一提的是中山陵的平面呈大钟型,这个“自由钟”的造型,不但当时曾深受设计竞赛评委会的赞赏,此后数十年,人们也赋予它“暮鼓晨钟”,但其实这并非吕彦直的有意设计,他事后曾经对记者说,此不过相度形势,偶然相合,初意并非必求如此也,不过,这一“偶然相合”,也恰恰表达了孙中山的遗愿。

关注花城网微信公众号
随时随地了解广府文化大小事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其著作权归相应权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