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门去处/广州一日游带你到老城区里闻香访寻白兰花

广州一日游带你到老城区里闻香访寻白兰花

2018-05-27来源:互联网综合 作者:梁贵源
  值班的时候,抬头发现窗外的凤凰木突然冒出了这些白色的脑袋,真是神奇,上午还没有的,到了傍晚时分就突然有了。莫非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留意到凤凰花最初的模样?那小小的絮状马上要被吹走一样,又稳稳的就一直在树枝上,和要回巢的小鸟一起,迎来夜的时分。
\
  广州以花闻名,一年四季色彩缤纷,几乎任何时候光临花城都会大饱眼福。然而唯有在初夏,广州最适宜的打开方式却不是“看”,而是“闻”,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种花儿——白兰花。

  最早认识白兰花,是小时候在家乡走街串巷的婆婆们的小篮子里,一朵朵整齐划一地躺在干净的蓝布上,老远就能闻到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白兰花带着一种坚挺的质感,五毛钱买一朵挂在脖子上可以香足一天,不过知趣的我似乎从来没有向大人要钱买过。因为听说白兰花是一种树上开的花儿,就频频抬头张望,但是,在家乡的公园、校园里却从未见过白兰花树。

  大学读书四年,江南湿漉漉的雨季里,每每传来“栀子花、白兰花”的“上海闲话”叫卖声,依然是一些老婆婆拎着小竹篮,蓝花布上摆满整齐的象牙白的白兰花,走街串巷地叫卖。我依然没能找到一棵开花的树,不过在熟悉的香味中,似乎乡愁也被他乡这句动听的软语一点点冲淡了。

  来到广州,邂逅白兰花的那天是个闷热难耐的“桑拿天”。当我热得晕头转向地冲进人民公园附近的树荫时,一阵熟悉的清香袭来,我一边贪婪地大口吸气一边四处张望,就见街边两层楼高、碗口粗的行道树浓荫蔽日,一簇簇椭圆形的翠绿阔叶之间,象牙白的花朵们有的含苞挺立,有的绽蕊盛放,正随风吐露芬芳,好多白兰花!顿时我精神一振、神清气爽!

  站在树下不由感叹:没想到众里寻他千百度的白兰花,在广州竟然就这样肆意生长在车水马龙的闹市中,没想到我心目中清高娇贵的白兰花,在广州就这样顶着骄阳慷慨地用绿荫和芳香惠及大众!

  宋人杨万里吟咏《白兰花》:“熏风破晓碧莲苔,花意犹低白玉颜。一粲不曾容易发,清香何自遍人间”,写得多么贴切!

  在广州老城区,白兰花十分常见:东风路、人民公园、中山纪念堂、应元路一带,以及数不清的街道和小区花园,白兰花树都落落大方地挺立着,从初夏盛开,一直到秋天,都能闻到她诱人的芳香。

  从此我明白,闻到了白兰花的香味,就闻到了广州的初夏。

  其实初夏的广州,天气最是暑热难挨,地面似乎总是湿漉漉的,整个城市好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蒸笼……这种天气最好躲在有空调的室内,不得不外出的时候,至少还有各种朴实的绿化树丛会出其不意地给你带来清凉安慰——或许就在街边小花园,在楼下绿化带,你常常能遇见的除了白兰花,还有鸡蛋花、狗牙花、栀子花、灰莉花……没错,都是一水儿的白色香花!

  鸡蛋花有着小风扇叶片一样的五个花瓣,内里是鸡蛋黄色,往外由黄转白,看起来是不是有点像切开的煮鸡蛋?鸡蛋花的香味是浓香带甜的。

  与鸡蛋花同为夹竹桃科、现在盛开的还有晶莹洁白的狗牙花,这是种原产于中国南部的常绿灌木,花朵边缘有皱褶,有单瓣或重瓣品种,淡淡的香味,好多小区的楼下就种着她。

  我的植物盲同事常常把狗牙花跟另一种原产中国的花混淆。对了,就是一样洁白的栀子花。对我来说栀子花的清香来得霸道,一闻即可记忆终身,不可能搞错。汪曾祺在《人间草木》中写得最到位:“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管得着吗?”

  然而与栀子花长得像的我以为还有一种,叫灰莉花。第一次在小区楼下见她的时候,真的疑惑,怎么会有这么想克隆栀子花的品种?灰莉花也是叶色浓绿光洁,但花朵白中透着嫩黄,散发淡淡清香。只是花苞比一般的栀子明显长大很多。

  暖风熏人的初夏广州,各个角落都散发着迷人的清香。那些花儿藏在街的拐角,站在大路两旁,朴实无华,默默盛开。

  想遇见这些夏日花仙子,你不需要地图,不需要顶着烈日去“打卡”,只要带着一颗安静从容的心,再热的天,再闹的市,也能闻见那阵阵的芬芳。

关注花城网微信公众号
随时随地了解广府文化大小事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其著作权归相应权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