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导赏

广州黄埔古港名人轶事探秘②

2017-01-05
梁贵源
来源: 互联网整合
广州古城游
  广州黄埔古港名人轶事探秘②

  正二年(1724年)的秋天,一个波兰船主登上黄埔口岸,在附近村子的集市上买菜,老百姓们对于这个洋人十分好奇,一时间把他围了个水泄不通。慌乱中,洋人滑倒,枪支走火,伤了当地村民。当时的两广总督孔毓珣在上书给皇帝的奏折中为这件事做了解释。
\
  由于当时清政府规定,只许主要外商与中国行商交易,其余水手人等都得在船上等候,不得登岸行走,因此百姓才对洋人好奇。这次也只是个意外,所以“不便因此不容湾泊黄埔”。

  \广州都有哪些名胜古迹?让美女导赏员告诉你吧!>>>点击进入

  故事·名人

  村中名人遍及军商儒仕


  由于黄埔村曾作为广州重要的外贸港口,不少当地居民得以出海谋生、留学、经商,也因此在这条村子里走出一群对中华民族极具贡献的历史名人。

  新修订的梁氏家谱里,通过史料整理和口述笔录,展开了他们的故事与人生——在十三行“破产困境”中逆势开行的梁经国;同时担任美、西、秘三国参赞、将美方多收的庚子赔款成功追讨并设立留美学堂的“清华之父”梁诚;北美华侨教育开山祖梁庆桂;力奏收回粤汉铁路商办权的梁广照;中国社会经济史学的奠基者梁方仲;原华南植物研究所所长、享受国务院津贴的水稻育种专家梁承邺;美国东方银行总经理兼董事长梁嘉潮……古语说,富不过三代,梁氏大宗却出了整整七代名人。而这七代,不仅仅是得过功名、有过官威,更是在世界舞台上为国人争气的人,演绎了由商而仕再儒的事业变迁,成就了留学海外再为国效力的美名。

  不仅仅是梁氏,胡氏、冯氏等等黄埔村家族名人还有:被誉为“世界外交史传奇”、身兼中国、俄罗斯、日本三国驻新加坡领事的“黄埔先生”胡璇泽;农业专家冯锐;一心为国开路的铁路桥梁专家胡栋朝;相救孙中山而英年早逝的“永丰”舰舰长冯肇宪;加拿大着名地理学家冯家骁;美国田纳西州肯塔基大学教授冯吉昭等等。

  研究黄埔家族史的专业人士说,黄埔村名人囊括了近现代中国军政、外交、工商、教育、农业等几乎所有领域,最早一批留美幼童120人中,就有6人来自黄埔村,并且几乎个个归国有所建树,这在中国家族史乃至世界家族史上,恐怕也绝无仅有。

  推荐阅读:

  私人订制深度游 体会原汁原味的广州!

  青砖、红墙……西关大屋与东山洋楼

  与我们的导赏员一起探访千年古迹

花城网微信公众号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花城网微信公众号,随时随地了解广府文化大小事

果子出行微信公众号

发掘珠三角城市鲜为人知的一面,旅途中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好友


※花城网是一家致力于传播广府文化的公益性网站,站内所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之公益目的。除注明“本站原创”之外,所有文字、图片、影音等素材均源自网络共享资源或由网友自行上传,其知识产权归相应权利人所有。本站无法核验所有作品、素材的知识产权,若权利人认为知识产权受到侵犯,请即与本站联系,本站核实后将对相关内容进行删除或其他处理。

广府文化     广州历史     海珠旅游     海珠景点     黄埔古港     岭南文化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黄埔古港:古代来华贸易的商船中转站
黄埔古港扼珠江咽喉,拥有优越的港口地理位置优势。南宋时就已是船舶聚集之地,明清以后,更成为外国来粤商船的碇泊所和来华贸易重要的中转站。
广州黄埔古港粤海第一关纪念馆历史
古村中的民居都十分古朴,大多还保持着明清时代的格局。村中大小巷道相互连通,因此游玩的时候不必担心“荡失”,只要转悠转悠,总会找到方位。
清政府闭关自守时期的广州黄埔古港
进入黄埔古港,走过河涌上的小桥,先看见的是一条热闹的街市。沿街摆卖小贩的吆喝声、抱着孩子和摊主讨价还价的主妇,还有街旁种着三角梅的古朴院落,好像一下子把我带回到了孩提时代的老广州。
广州黄埔古港历史名人梁经国的故事
“黄埔岛是一个几千人的市镇,常住人口直接或间接与外国船运有关,充当买办、装卸工、铁匠等。世界上没有哪个地方比船队集结在黄埔的景象更好看了,各船的进口货已经卸完毕,排成优美的行列,等待装运茶叶。”
广州黄埔古港粤海关的发展历史
从儿时起,很少接触到祠堂,因而来到广州后,对于它们,总是有种很神秘的感觉牵动着我。总觉得它们承载着这里人们祖上的力量,是古老、是文化更是一种信仰。
标签云
本栏目最新资讯
黄埔古港扼珠江咽喉,拥有优越的港口地理位置优势。南宋时就已是船舶聚集之地,明清以后,更成为外国来粤商船的碇泊所和来华贸易重要的中转站。
2
广州黄埔古港粤海第一关纪念馆历史
3
清政府闭关自守时期的广州黄埔古港
4
广州黄埔古港历史名人梁经国的故事
5
广州黄埔古港粤海关的发展历史
6
广州黄埔古港历史名人梁诚的故事
7
广州中山纪念堂的建成始末揭秘
8
广州中山纪念堂巧夺天工的建筑设计探秘
9
广州中山纪念堂:当年亚洲最大会堂式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