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门去处/广州一日游到中山纪念堂探秘抗战史

广州一日游到中山纪念堂探秘抗战史

2016-11-08来源: 互联网整合 作者: 梁贵源
  广州一日游到中山纪念堂探秘抗战史

  1945年8月17日,日本驻粤“总领事”下旗。中国人民经过八年的浴血奋战,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完全胜利。1945年9月16日,广东地区日军签字投降仪式在中山纪念堂举行。是日,纪念堂布置一新,正门高挂“驱逐敌虏,重整山河”的对联和一个巨大的红色“V”字,广场上飘扬着中美英苏国旗,还安放了一尊自由女神像,一条300多米长的红地毯从外门亭直铺到礼堂。刚刚从缅甸归来的新一军新三十八师担任受降典礼会场的警戒任务。
\
  车流湍急的东风路上,有处安静的殿堂。矮草高木黄墙蓝瓦毫不遮掩地透出一围疏阔的红栅,向路人展示她的与众不同:台阶立九五之尊意,山兽取十数之阴制。这里,就是为纪念孙中山而建的中山纪念堂。

  \想知道广州一日游都有哪些好玩的景点吗?让导赏员告诉你吧!>>>点击进入

  纪念堂所在的位置背依秀山,地处羊城传统中轴线之北端,一片方城在其左右开张。清末之时,曾是训练新军的督练公所。

  中日甲午战争饮恨后,鉴于旧有湘、淮等军腐不堪用,清政府下令由张之洞、聂士成、袁世凯等创立新式陆军。新军“习洋枪,学西法”,在武备、编训等方面全力向西方学习。现代军队师、旅、团、营、连、排的建制,也在当时以镇、协、标、营、队、排等名立下雏形。当辛亥之时,广州新军由标统赵声以下至士兵多已是同盟会成员。可惜的是,因精良的枪械被两广总督张鸣岐转配龙济光的“济军”,武昌举义后,赤手空拳的广州新军竟然无法响应。

  “十丈珊瑚是木棉,花开红比朝霞鲜”,这是明末着名诗人、“岭南三大家”之一的屈大均对木棉的赞颂。而纪念堂内,就有一株几与中山先生同代而处的木棉。
\
  这株木棉王如今依然繁茂,每逢春末夏初,依然褪尽丛绿,红怒枝头。她静静地,见证了300余年的历史变幻以及百余年来战乱风云:她看着督练公所被龙济光据为“振武上将军府”,看着孙中山在这里设立大总统府,看着陈炯明部将叶举炮毁府邸,看着广州人民在这里重修殿堂,看着日军在这里投下7枚炸弹,也看着侵略者在这里签下投降书。

  \赶紧参加度游吧,一起寻找辛亥革命在广州的足迹!>>>点击进入

  1925年,孙中山在北京逝世。1926年,“广州中山纪念堂筹建委员会”悬奖征求纪念堂设计方案。当时的招标要求就称:“庄严固丽、暗合孙总理生平伟大建设之意味”、“堂内以容纳5000人为最低限”、“声浪传达、视线适合以臻善美”。最终,刚过而立的设计师吕彦直一举拔筹。

  史载,吕彦直1913年毕业于北京清华学堂留美预备部、1918年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获建筑学士学位,在夺标中山纪念堂的设计前,曾获得南京中山陵墓设计一等奖。

  在后人评析眼中,吕彦直的设计堪称中西合璧、古为今用的完美之作,他取“拜占庭”之立柱穹顶,但变为“攒尖八角顶”;取钢梁混凝土之建材,却裹以歇山琉璃;取“重檐九脊”之帝制,但易黄顶为青瓦;取龙饰凤纹之古意,却改为碧浪祥云。
\
  1938年6月,日本军队的飞机在纪念堂投下炸弹,所幸未毁建筑,但弹片残斑至今仍留存在外墙之上。1945年9月16日,侵粤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广州中山纪念堂举行,广东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结束。

  建国后,从上世纪50年代初开始至1998年,中山纪念堂曾8次修葺和完善。1962年中山纪念堂被广东省人民委员会公布为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由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70年前的9月16日,广州中山纪念堂内外布置一新,入门处高挂一副对联:“驱逐敌虏,重整山河。”门额上高悬一个巨大的红色“V”字,以示胜利之意。还有一个高举火炬的自由女神像。迎风招展的中、美、苏、英四国旗鲜艳夺目。外门亭北侧大拱门与纪念堂正门之间,铺设了一条宽约3米、长约300多米的长地毯。长地毯经草地径直抵达孙中山铜像基座前,然后向东折过基座,导入中山纪念堂内。礼堂内电炬齐明,场中气氛庄严肃穆,威仪万千。受降典礼的会场警戒任务,交给了刚刚从缅甸归来的新一军新三十八师。新三十八师师长李鸿指挥一切。

  当日上午9时30分,张发奎司令官偕同参谋长甘丽初、市长陈策、美军联络部博文将军、第三处长李汉中、副官处长陈骏南,乘车莅临,徐步入场。其余参加受降人员,均相继而至。到场的各机关团体代表等共183人。
\
  9时55分,日军投降代表二十三军司令官田中久一,及参谋长富田少将,海南岛日军指挥官代表肥后大佐,乘车抵达。受降方即派出一名军官和两名宪兵,引导田中久一等投降代表进入中山纪念堂。只见受降司令官张发奎端坐在礼台正中,参谋长甘丽初和美方博文将军分坐两侧,其余高级首长,则依次坐于两旁席次。

  田中久一等登台后,向受降官鞠躬致敬,立正候命。司令官询问田中等身份后,命令其坐下,随即下达“国字第一号命令”,由作战处处长李汉中朗声宣读,继由日、英翻译员以日、英语宣读。日寇代表均垂头聆听,神情沮丧。这是自甲午战争的51年以来,日军代表首次坐在战败者的席位上听候中方的命令。

  李汉中宣读完毕《国字第一号命令》后,日寇代表田中久一便在投降书上签字画押,旋即被带出会场,分乘3辆汽车,在新三十八师宪兵的押解下,经海珠桥向南面驶回集中营。整个受降典礼虽然只有短短的40分钟,却书写了广州历史上极其光荣的一页!广州中山纪念堂也因此而见证了这历史性的重要一刻。

  这座巍峨的纪念堂,曾经是当年日寇大规模空袭广州时的重要目标之一。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地标性的广州中山纪念堂不但没有被炸毁,相反数年后,日寇的司令长官还要夹着尾巴在这里老老实实地签署投降书,向中国人民缴械投降。

  受降过程还有一个小插曲:日本降将田中久一,将自己的佩剑缴献给了负责受降的驻印军新编第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1947年4月清华大学校庆日,孙里人将军派专人前往北平,将田中久一缴献给他的这把佩剑,赠献给了母校清华大学。
\
  “9·16”广州受降典礼的两周后,即1945年10月10日上午8时至10时,中山纪念堂举行了庆祝抗战胜利大会,并在中山纪念堂前广场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典礼。

  1946年5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广州行营军事法庭正式开庭审判田中久一,以发动战争和违反人道罪,判处其死刑。1947年3月27日,国民政府主席广州行辕军事法庭将田中久一验明正身,五花大绑后推上囚车,在广州市的大街上游行示众。最后,这个背插“战犯田中久一”木牌的杀人魔王,被押解到了广州城北的流花桥刑场执行枪决。


  推荐阅读:

  私人订制深度游 体会原汁原味的广州!

  青砖、红墙……西关大屋与东山洋楼

  与我们的导赏员一起探访千年古迹
关注花城网微信公众号
随时随地了解广府文化大小事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其著作权归相应权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