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信义会教堂

地址:信义路5号
开放时间:暂不对外开放
人均消费:免费
电话:
公交:公共汽车下芳村站
地铁:
景点简介
景点图集
景点故事
地理位置
德国信义会教堂景点简介
        位于信义路5号。是德国信义会于清光绪八年(1882年)所建,也是现在广州市内现存的两座德国教堂之一(另一座是位于大德路的德国礼贤会大德堂)。
        该教堂是德国信义会在广东的传教总部,始建于清光绪八年,由六幢哥德式建筑和一座哥德式钟楼组合而成,曾称“芳村大钟楼,礼拜堂”。其中六幢哥德式建筑划分为“神学园”、“传教士楼”、“钟楼”、“办公楼”。这里曾经是孙中山领导“兴中会”策划广州起义的一个秘密据点和武器收藏处。1960年后,教堂被改作民居, 1991年一场大火烧毁了三号楼宇的顶层后,教堂被废弃。2007年因兴建洲头咀隧道而暂时往南平移,2014年回迁原址。
德国信义会教堂景点图集
  • 德国信义会教堂
  • 德国信义会教堂
  • 德国信义会教堂
  • 德国信义会教堂
  • 德国信义会教堂
  • 德国信义会教堂
  • 德国信义会教堂
  • 德国信义会教堂
  • 德国信义会教堂
德国信义会教堂景点故事
史记
一八九四年冬,孙中山先生为了推翻清朝封建专制统治,在美国檀香山建立了中国第一个资产阶级革命团体----兴中会。次年二月,孙中山先生回国发动反清武装起义,从一八九五年十月至一九〇五年八月中国同盟会成立,兴中会在广东共进行了三次武装起义,最后一次,是在一九〇三年初。由兴中会会员谢缵泰、李纪堂等组织发动的广州起义。起义前谢缵泰等在芳村设立兴中会秘密机关,筹划军事行动及贮藏军火。    一九〇〇年,谢缵泰、李纪堂参加了孙中山发动的兴中会惠州三州田起义,失败后他们并不灰心,决心再次举行起义。一九〇一年初,谢缵泰、李纪堂在香港结识了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军旧部洪全福。洪是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的族姪,青年时参加广西金田起义,在东征西讨中屡立战功,被洪秀全封为瑛王、三千岁。自一八六四年太平军失败后,他一直流亡国外,以撑船为业隐蔽自己,但他壮志犹存,到处结交反清革命志士,企图东山再起,要在他有生之年与清廷作一次最后的斗争。    谢、李、洪三人会见后,彼此志同道合,便决定携手合作;从事反清军事行动。一九〇一年九、十月间,三人在香港多次密谋,商定在广州起义,用突然袭击方法攻占羊城,建立名为“大明顺天国”临时政权并推举容闳为临时政府大总统。李纪堂是香港富商李升之第三子,在港交际面广,素为孙中山所器重,他主动提出独力筹集起义所需经费五十万元。洪全福认为在东江、北江一带有很多洪门、三合会组织,洪对它有一定的号召力,愿意前往联系动员他们参加起义。谢缵泰之父谢日昌也是三合会老前辈,故谢缵泰极力赞成。“自此时起,洪、李、谢三人。于是无时不计划起义。”经过一年多的准备,起义的经费、军械已大多有着落,洪全福、谢缵泰联合洪门、三合会的工作也非常顺利。一九〇二年底,李纪堂托中国日报社社长陈少白到越南河内,将起义准备情况告知孙中山先生。李纪堂对陈少自说:“吾与缵泰不日可在广州举兵,待夺得省城时,即迎先生返粤,一切宗旨与兴中会相同,可勿过虑。”李纪堂还拿出一万元,送给孙中山先生作为革命经费。    一九〇二年十二月,谢缵泰、李纪堂、洪全福决定在一九〇三年一月二十八日发动起义,趁这天是旧历大年除夕,广州文武官员按例要到万寿宫致祭行礼之机,他们准备在万寿宫埋下大量炸药,将前来参加祭礼的文武官员全部炸死,并乘机焚烧军火库,同时调集东江、北江三合会等武装,进攻广州,一举占领全城,建立革命政府。按照这一计划,谢缵泰等将起义总机关设在香港中环德忌笠街二十号四楼,并委任兴中会会员梁慕光为南粤兴汉大将军府军总司令,李植生为总参谋,负责在广州设立秘密机关,作好起义的一切准备。梁慕光在广州同兴街设立信义洋货店,“联络东、北各属会党,分途进行。”以位于河南的继业肥料公司作为联络点。他们认为芳村地处偏僻,适宜建立秘密据点,因为李植生当时在下芳村德国教堂任汉文教习,对芳村情况熟悉,他精通化学,在德国教堂侧开设继业肥料公司肥料制造厂,有很多有利条件。李植生接到指示后,借故“将工人尽行辞退,改为贮藏军械军服弹囊旗帜刀斧粮食饼干等物之用。”德围教堂的牧师阿•高力加是同情中国革命的外国人士,与谢缵泰素有来往,也支持李植生的行动。与此同时,梁慕光与其弟梁慕义在芳村花地大通寺侧建立信义肥料公司,作为兴中会商量要事的地方和炸药军械的转运站。据革命老人廖平子的回忆录记载“机关之在省城凡数处,同兴街之信义行与花地大通寺侧之信义肥料公司为最重要。”十二月中旬,梁慕光、李植生等八人在芳村的秘密机关内举行重要会议,研究了有关起义的问题。”梁慕光、宋居仁等还在下芳村信义神学院饭堂内收藏了一些从香港运来的炸药。    一九〇三年一月,谢缵泰从香港派遣一批兴中会会员回广州,潜伏在市区和芳村秘密据点里,这段时间,他还先后运送一批军械和炸药回穗。洪全福亲赴香山县指挥三合会会员起事,宋居仁、冯通明则到北江部署,谢缵泰留在香港策应,按原计划一切准备就绪。但是,一月二十五日,一位姓周的兴中会会员为了侵吞经费,竟向香港英国政府告密。香港警方遂搜查了香港中环德忌笠街二十号四楼的起义总指挥部,逮捕了五人,搜出一批兴中会的文告、传单。于是,香港当局便向清朝两广总督德寿通报了兴中会即将在广州起义的消息。香港总指挥部被破坏后,谢缵泰火急将起义已暴露的情况,告知下芳村德国教堂的阿•高力加牧师,“要求他提醒在广州和芳村的全部朋友和同情者注意,”也就在此时候,李纪堂向沙面陶德洋行订购一批枪枝,因该洋行企图私吞订银十万元,不但不按时交货,还向清军管带杨植生告密,于是,起义计划和秘密机关全部暴露。清朝两广总督德寿即于一月二十五日派兵搜查市区和芳村的各兴中会机关,并预先知照德国驻广州公使,搜查下芳村德国教堂,由南海、番禺两知县会同德国公使前往捉人。一日内,清军在同兴街信义洋货店,花地信义肥料公司,下芳村德国教堂逮捕了梁慕义、沈子铭、陈学龄、叶昌、刘玉歧、何明、苏居、李秋帆、李伟慈(李植生之弟)、龚超、梁纶初、叶木容等二十多名兴中会会员和同情者。这天下午,梁慕光正好在沙面一德国商人处,买得快枪二百支,用小艇拟运回芳村花地大通寺侧的一条河涌内隐藏,在河中也遭到清军水勇营截击,梁慕光拔枪击毙二名水勇,泅水逃遁。当他逃回下芳村时,看见机关已被查封,知大事不妙,遂与李植生一起乘船潜回香港。在香山的洪全福知事泄后,便将胡子刮掉,化装逃走。东江起义队伍不知消息,仍按时起兵,但被清军击溃,北江各路义军则闻风解散。这次起义失败后,梁慕义、梁慕信、陈学龄、叶昌、刘玉歧、何明、苏居、李秋帆等十多人,被清政府杀害。李伟慈、苏子山、梁纶初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    一月二十七日,谢缵泰之弟谢子修从澳门返港告知谢缵泰:“在广州和芳村的军械军装等,被广州当局搜获,很多人被捕。”谢感到十分痛心和灰心,便离开香港到新加坡创办《南华早报》,从此不再从事武装斗争。洪全福被清政府悬重赏缉捕,不得不改名浮萍,逃往新加坡。梁慕光、李植生逃往日本横滨。李纪堂仍留在港澳一带,继续从事反清斗争。    这次起义是兴中会组织的最后一次武装起义,它虽然失败,“然其功虽不成,其事已轰动全国”。广州文武官吏事后得知详情,都不寒而傈。一九〇五年五月,孙中山、黄兴等联合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等革命团体,成立了中国同盟会,辛亥革命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德国信义会教堂地理位置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其著作权归相应权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