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广绣/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广绣唯一传承人陈少芳

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广绣唯一传承人陈少芳

2014-07-14来源: 广州政协网 作者:

  陈少芳女,汉族,广东广州人,1937年12月出生,农工党党员,大学毕业。第六届、七届广州市政协委员。改革开放时期,任广东省工艺美术一级大师,广东省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刺绣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现年73岁的陈少芳,拥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广绣)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当代岭南文化名人”,第一届(亚太地区)民间艺术家最高奖“金飞鹰奖”等许多荣誉和称号。这些都是对她毕生从事广绣事业,为广绣作出卓越贡献的肯定和荣誉。

  没有言弃,才能追求

  1962年夏天,广州美院毕业的陈少芳,服从国家分配进了广州市工艺美术研究所从事广绣设计工作。毕业后的第三年,她的广绣作品《牧羊姑娘》就被送去参加“1964年全国工艺美展”,这是解放后第一幅现代题材的广绣绣品。“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广州工艺美术研究所被解散,打碎了她的广绣梦,她被分配到广州彩瓷工艺厂当工人。

  粉碎“四人帮”,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历史航船,使陈少芳这位在“文革”中备受压抑的年轻“臭老九”,重新看到了希望,看到知识分子的希望,看到了广绣等民间艺术的希望,看到了中国的希望。

  1977年,她的国画作品《胜利的微笑》被选中参加“周总理逝世一周年纪念美术展览”。1978年,她的缝纫机绣作品《北方来的新伙伴》、广绣作品《我爱小鸡群》被选中参加“1978年全国工艺美术展览”;年画作品《五洲友谊一线连》被岭南出版社选中参加“广东省优秀年画展览”展出。

  在成绩面前,她十分庆幸自己在“文革”那段特殊的日子里,无论是借调到“广州市革委会”宣传办美术组工作,还是调往广州卫东机绣厂任广绣设计,都不热衷政治运动,而是沉于自己的创作和绘画世界。正是由于自己没有放弃,所以才能够继续追求弘扬广绣艺术的梦想。

  唯有创新,才可发展

  1978年,陈少芳归队了。她回到了广州绣品工艺厂,继续担任广绣设计,一干就是10年。这段时期,由于广绣业受“文革”的冲击尚未恢复元气,便面临改革开放的挑战,因此,难有起色。尤其是她所在的广州绣品工艺厂,在双重夹击下,日渐式微,生产走向低谷,最终濒临倒闭。作为企业技术骨干的陈少芳见状,急在心里,却插不上手,只能不断创作、教学、撰写探索广绣发展的论文,等待有一天能再为企业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等待中,陈少芳不知不觉到了退休年龄。1987年,她告别了曾成就自己广绣梦,并让其名扬海外的广州绣品工艺厂,退休了。退休后的陈少芳,并没有言弃她的广绣梦,在经济和身体状况都不甚理想的情况下,1994年她与亲友合作成立了“番禺广绣艺术研究所”,以保护发展广绣艺术为宗旨,研制广绣“精品”,也就是从那时起,她开创了人生广绣创作的新旅程。

  她将积累的广绣经验,以及中、西绘画造型艺术知识倾注到古老的传统艺术中,突破行业墨守成规的旧习,大胆革新,灵活运用各种针法,让传统针法根据物象不同的质感、不同的题材和塑造的意境的需要而重新组合,使旧法新用,使针法产生新的艺术效果,独创“陈氏广绣”。不仅挥洒自如地运用了广绣艺术语言,还丰富了广绣技艺,创立了独特的“刺绣丝线色彩构成法”,从而开拓了广绣用色的新天地。

  她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以“十年磨一剑”的惊人毅力,从1990年到千禧元年,研绣了13.8米长的花鸟长卷《岭南锦绣》。绣画带总结性和示范性,将大部分广绣的传统与创新针法和技巧包含在内。手法巧妙,构图气魄宏大,色彩艳丽,针法灵活多变,营造了百花争艳、百鸟和鸣、喜气洋洋的气氛,富有南方民间文化艺术特色。

  她与时俱进,改革创新,研绣了一批中西合璧的肖像画,摸索并总结了一套“人像绣”的技法,填补了广绣史上肖像画的空白,特别是绣西洋画的空白。如《蒙娜丽莎》、《维纳斯女神》,以及《戴安娜像》、《赵朴初像》等9幅作品,也有带主题性创作的《黎家好女儿》、《重见光明》等10幅。

  只要执着,就能成功

  陈少芳对广绣事业倾注了深沉的爱,无论顺逆,都依然执着追求。因此,她心里有一个愿望,有一种社会责任感:不能让这优秀的南国之花无影无踪地消失,在有生之年发挥余力,将广绣艺术发扬光大,让她以美丽的姿态永留人间。她以这种心态坚守她的广绣梦,并把握着番禺广绣艺术研究所前进的方向,无论如何都要群策群力保存、发扬了濒临失传的广绣技艺,把广绣技艺水平推向了新的高峰,让广绣作品进入世界市场。

关注花城网微信公众号
随时随地了解广府文化大小事
标签: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其著作权归相应权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