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花城探路/广州古仔之“荒村”花地的百花璀璨

广州古仔之“荒村”花地的百花璀璨

2018-05-22来源: 《广州的传说——中国地方风物传说之十二》 作者: 阿珊
\
         广州有个美称,叫“花城”。这是因为这里的人爱花、惜花,家家户户都种花、养花,许多人部有赏花、品花的雅兴,每年除夕,还有盛大的花市哩。广州从城南到北郭,还有不少名花,有鹤洞的莱莉,盐步的桃花,罗岗的梅花,陈村的金桔,庄头的素馨,还有花地的含笑、米兰、蟹爪,以及各种盆栽等等,真是繁花似锦,美不胜收。
        说起那花地,广州人更是没有一个不知道的。过去每逢“人日”,人们都要去逛一逛花地。那里一年到头,百花盛放;春夏秋冬,四季飘香。花木品种之多,相当惊人;香花佳果,有一千多种。据说清朝有个才子叫沈复南,自称“无花不识”,但是他到了花地,能识的也不过十之六七,可见花地种的花,多得出奇了。那些花是怎么来的呢?却有一段传说。
        相传很久以前,花地既没有花,也没有果,只不过是一片低洼的荒地,杂草丛生,群鼠出没,人们就叫它荒村。时间长了,叫来叫去,就成了“芳村”。
         这芳村街尾有一个菜园,那里住着一个善良的老人叫做蔡伯。他无儿无女,孤零零的住在一间泥墙屋里,白天还好,一到晚上,天黑沉沉的,四处虫鸣蛙叫,显得更加孤寂。因此,老人很想有一男半女,来和他这个穷苦的孤老头作伴。在他家的檐前屋角,结满了燕窝,没有一百也有几十,朝头晚尾,吱吱喳喳,常常闹个不停。蔡伯因为太孤独了,就特别喜爱这些燕子,把它们当作自己的儿女一样。在他的菜园里,可不许打鸟,也不许捅雀窝。偶尔有拿弹杈的小孩经过,蔡伯都要特别关照他们:“细路仔,别打我的燕子呀!”人们见他这样,也就悄悄地走开了。久而久之,形成了一条规矩,谁也不到蔡伯的园子去打鸟了。
        后来,蔡伯家的燕巢越来越多,秋去春去,燕子们都忘不了这个地方,年年到这里来住,象回到老家一样,老人见了,也就象出门的子女回家一样,心里得到很大的安慰。有一年,他还特别用红丝线绑在两只燕子的脚,做了个记号。第二年春天,这对燕子果然又飞回来了,仍住在原来的窝里。蔡伯一见,特别高兴,待它们也格外地亲热。就在这一年,这对燕子生下了一窝红光油亮的燕小子,它们看到蔡伯,都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向蔡伯讨吃食,好心的蔡伯也就每天去捉些虫呀蜢呀喂它们,把人间的爱怜常给这些幼小的生灵。不到两个月时间,一窝小燕子就长大了,会飞了。
        一天,母燕带着小燕子在园子里练飞。突然,“啪”的一声,一只小燕子被路人打掉下来,摔在地上,肚子一鼓一鼓地喘着大气。这时,蔡伯刚好从地里回来,急忙把它捧起来,放在掌心上一看,脚都断了。他心痛地抚摸着它的羽毛,赶紧回到屋里,从旧棉胎上撕下一些破棉絮,给它做了一个松软的小窝;又到野地采回些松筋藤、驳骨硝一类的草药,捣碎了给它敷上。以后每天换药喂水,捉蚱蜢莱虫给它,吃好不容易把它的伤治好了。那只小燕子也象懂事的小孩一样,有时温从地依偎在他手里,有时悦耳地欢叫着。到了秋天,燕群南去,那只小燕子依依不舍地不想离开。蔡伯看到了,抚摸着它的羽毛说:“去吧,到明年春暖再回来”
        到了第二年春暖花开时候,那只燕子和燕群果然回来了。奇怪的是,每只回来的燕子,都到蔡伯的门口兜圈,吐下一颗乌亮的种子来。那燕子成千上万,一群接着一群,一队跟着一队,好象是七洲五洋的燕群都飞来了。它们给蔡伯带来的,不是别的,是从世界各地采来的奇花异果的种子。这一颗颗种子,撒到老人的菜园里,不久便长出了各种各样的奇花异果来。
        老人后来把那些花木种苗,分给芳村的街坊邻里,于是,芳村附近的荒地上,都种上了花果。一年又一年,香花异果越种越多,越出越奇,最出奇的是芳村的杨桃,没有渣,到现在还是这样。这片荒地,也就成了广州著名的花圃,人们便把它叫做“花地”。
关注花城网微信公众号
随时随地了解广府文化大小事
标签: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其著作权归相应权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