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粤时光”12月导赏——南城门的沧海桑田
        连续四期的”穿粤古城门“系列终于来到最后一站,这次,花城网导赏团重行广州古城的三道南城门——正南门、归德门与文明门,沿着历史的轨迹,游走今日之街巷,挖掘建筑背后的故事、街道路名的由来……虽然冬日寒风刺骨,但我们对这座城市的热爱却有增无减!(本期特别鸣谢西风、喵喵提供照片)
1
殡仪馆一条街
2
海军联谊社旧址
3
归德门与玉带濠
4
高第街
5
平民宫
6
广东区委军委旧址
7
广府学宫
8
文德楼与唐庐
第1站:殡仪馆一条街
大德路上原有3间殡仪馆,称作“殡仪馆一条街”一点不为过
大德路满族小学原来竟是两所殡仪馆所在地?
基督教大德堂旧址,曾为大德路幼儿园
特邀嘉宾:省城风物的美女导赏员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经的四个阶段。与西方人从小接受死亡教育不同,中国人向来忌讳死亡,无论言谈间还是生活中都会尽量避免触及与死亡相关的言辞与话题。而对于一向讲究“意头”的广州人来说,这种禁忌就表现得更为明显。但其实很多人都想不到,利用新式仪式改良传统丧葬陋习的中国第一间殡仪馆,原来就设立在广州。
第2站:海军联谊社旧址
海军联谊社旧址,陈策就在此逝世(摄影 by喵喵)
讲述陈策的故事(摄影 by西风)
建设中的“古粤海上丝绸之路”,暴露于地面的是旧城墙砖
1937年8月,日本军队和军舰开始进犯广东,威逼广州。尽管其时陈策已是中将军衔,担任海军部次长兼广州江防司令,但蒋介石为确保长江上的主战场,把粤军往华东华中战场调动不算,连虎门要塞上的大炮也要“借”去。陈策手下军舰残破,大炮不足,陆战队士兵加在一起不足陆军两个团。
  1949年8月31日清晨,羊城忽闻“陈策在30日深夜12点死于大德路海军联谊社内之寓所”的消息。对于陈策突如其来的死讯,坊间讨论热烈,说法不一。
第3站:归德门与玉带濠
旧日归德门的位置,现已成为宽敞的马路
昔日的护城河玉带濠早已改建为街道
如今只能从名字上去追忆这道曾经可媲美秦淮河的河道了
旧时广州内外城共有城门十八座,其中最为人熟知至今还挂在人们口边的是大东门、西门,此外,就要数归德门了。
  大德路与大新路之间有濠畔街及玉带濠两条长长的街道,其得名是源于广州明代护城河玉带濠。据史料记载,此濠已有800多年历史,明代时可媲美南京的秦淮河。
第4站:高第街
步入高第街(摄影 by喵喵)
三多轩旧址,墙壁上还依稀可见当年招牌
三多轩老板黄金海的旧居,已被列入历史建筑(摄影 by西风)
在许地旧址上忆述“广州第一家族”的故事
上了年纪的广州老街坊,多数都还记得位于高第街的经营以文房四宝著称的文具店“ 三多轩”,其实早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其名声就已经远扬省内外。在“三多轩”的鼎盛时期,大到政府要员、粤地富商,小到画家画匠,无一不把“三多轩”当成采购文方用品的唯一地。可以说,从官方到民间,从解放前的乱世广州到解放后的现代广州,“三多轩”老字号的文化本色一直深藏在广州人的心中。
自清乾隆年间起,中国历经巨变,风起云涌间,许地走出了一位位叱咤风云的人物:广州四大盐商之首许拜庭,“三进三出”的中山大学前校长、教育泰斗许崇清,“红顶绅士”许祥光,“红色英烈”许卓,浙江巡抚许应鑅,一品大臣许应骙,孙中山麾下第一骁将、粤军总司令许崇智,航空专家许锡缵,鲁迅伴侣许广平……
第5站:平民宫
曾经的“平民宫”如今外表只是一栋再普通不过的建筑(摄影 by喵喵)
讲解何谓“现代主义建筑”
华美的旋转楼梯(摄影 by西风)
此处的楼梯防滑条应用在当时是十分前卫的设计
民国年间,也由于房屋缺乏,穷人露宿街头、无家可归。顾虑及此,政府兴建了平民居留所,又叫平民宿舍,让贫困市民居住,最大的动作是,在大南路兴建了一座平民宫。
不说不知道,在广州近现代城市建筑作品中,林克明是设计数量最多的一位。但因历史变迁和资料湮灭,其作品如“沧海遗珠”般散失城内,尚待发掘。1931年冬落成、被时人称赞“气象巍峨,颇为壮观”的平民宫就是其一。多份史料和坊间传说都认为,平民宫在抗日战争期间被拆毁。不过,近日有民间文保小组发现,平民宫主体建筑尚存,就藏身在越秀区大南路82号灯饰城的大院中。
第6站:广东区委军委旧址
现为越秀区第三人民医院的广东军委旧址(摄影 by喵喵)
位于广东军委旧址旁的救主堂(摄影 by西风)
  中共广东区委军委旧址位于广州市万福路190号二楼,曾于1926年5月至1927年4月这一短暂期间作为中国共产党广东区委军委办公和周恩来、邓颖超居住的地方。1979年12月由广东省革命委员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
第7站:广府学宫
广府学宫大门
广府学宫正殿
在广府学宫旧址上设立的广东文献馆
文德路的记载最早可以追溯至宋代。《后汉书·地理志》称:“番禺县以有番山禺山得名”。番山位于今日文德路孙中山文献馆内,禺山原址在今文德路市一宫,南汉国定都广州期间,削平禺山修建离功别苑。
  广州城隍庙斜对面的府学西街,原是一条连通中山路和文明路的街巷,如今已扩建成宽阔的马路。其名字中的“府学”,就是指始建于宋代的广州府学宫,即广州府官办的最高学府。这一带一千多年来都是广州城的文化中心。
第8站:文德楼与唐庐
文德东路上,老建筑林立(摄影 by西风)
文德楼门牌
沧桑的外墙仍掩盖不住文德楼昔日精致的容貌
许崇清曾居地——唐庐(摄影 by西风)
1944年4月4日,伪广东省政府省长、华南最大的汉奸头子陈耀祖下了班,驱车来到广州文德路,准备到旧书店去找一套古籍。突然,一个烟幕弹在面前爆开,陈耀祖惊惶中发足狂奔,冲进附近的何家祠,因为过度紧张,在门槛上绊了一跤。数名刺客快步跟上,举起快掣驳壳枪一通扫射……
许崇清被誉为“新教育学和新中国高等教育的奠基人之一”,是我国著名的教育家和教育哲学家。“文化大革命”期间,他遭遇数次批斗,一生命途多舛,但追求探索真理之心却始终坚定不移。他出生于广州高第街,曾先后在西华二巷50号、文德东路5号居住,现文德东路尚遗存有一座“唐庐”,即为许崇清当年的住处。
文德东路上,有一处颇具规模的老房子,历经沧桑的外墙也掩盖不住昔日精致的容貌。这里就是鼎鼎大名的文德楼。据说,这儿曾是周恩来和邓颖超的新婚居所,这对革命伴侣从这里携手开始了长达半个世纪相濡以沫的人生路。
上一期
“穿粤时光”11月导赏——北城墙的百年沧桑
下一期
“穿粤时光”1月导赏——优游东山:教会 · 名流 · 华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