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粤时光”10月导赏——西门口的广府风情
  10月,秋意渐浓,花城网“穿粤时光”活动也随之迎来了第四期——这也是我们“广州古城门导赏”的第二站:西门口。这一次,我们在西华路、西门口一带穿街过巷,一边发现更多不为人知的历史故事,同时走进老广州的生活圈,切实感受了一回地道广州人的生活气息!
1
光孝路(光孝寺)
2
西华路
3
金花街
4
广州聚贤中学(四中)
5
光复北路
6
西门口
7
伦文叙故居(福地巷)
第1站:光孝路(光孝寺)
光孝寺内的六祖堂与菩提树
收藏在光孝寺某仓库内的“东铁塔”
箭道巷上讲述旗人的故事
思媛幼儿园在民国时期是王德光医院
古称光孝街的光孝路,既有历史悠久的光孝寺,也曾有医人疾病的傅星垣医馆、王德光医院,还有医人心灵的光孝堂。光孝堂位于今光孝路29号,2008年公布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它是建于圆园世纪20年代初的广州基督教最大的礼拜堂之一。教堂主楼坐西朝东,高三层,南北两边各有一座五层高的塔形钟楼。
早年曾有报章报道过,说日军侵占广州初期,设“慰安妇”站于光孝路王德光医院。其实,这个说法将地点搞错了。造成此错的原因是当时集中妇女的地点就在王德光医院的隔邻,日军官兵经常带着妇女从医院旁边的小路出入,遂致一些市民以为“慰安妇”站就在王德光医院(当时王德光医院也被日军占据)。
  光孝寺的祖堂之上有一副对联,上联是“衣钵真传一花五叶”,下联是“法流东土二谛十宗”,记载的其实是六祖惠能在此出道,并将南派禅宗发扬光大的事迹。今日,六祖的真身就存于韶关南华寺,供信众拜祭。可是,他的这个“真身”却有着一段不甚为人知的坎坷经历。
六祖惠能,中国禅宗祖师,也是南宗的创始人。年轻时,惠能前往湖北黄梅县拜五祖弘忍为师,在寺中打工修行,其后以一首名偈参透佛法精髓,击败弘忍门下的大弟子神秀获得祖师传授衣钵的事迹,早已广为流传。而惠能受戒出道的地方,就在广州光孝寺。
箭道巷是广州市内的一条街巷,位于越秀区和荔湾区交界处的光孝路西侧,其长约50米,宽不足4米,是清代广东省城内的一个箭道场遗址。这里清代时为驻粤八旗兵汉正黄、正红旗箭道,现在则是—条闹中取静的居民区,石板路,不通车,两边是一些雅致的民院。
第2站:西华路
步入“宜民市”
现人民北的市一医院位置即为以前城墙所在
西华路上的南海中学,以前的十一中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广州市开始拆城墙筑马路。位于城西的“宜民市”也被拆建为马路,随后,“宜民市”又更名为西华路。随着广州城市发展,西华路慢慢成了人烟稠密的老城区,而旧日的“宜民市”,也随着 “宜民市”石匾被收藏入广州博物馆而终于慢慢淡出了人们的历史视野。现在,身处在繁嚣的西华路口,大概没多少人会记得这里就是昔日那个曾经浸染着移民血泪的“宜民市”了吧。
  “人好你话好,唔识花共草。行到第一津,完全冇晒甫。”这几句歌谣,过去在广州无论大人小孩都会唱。“第一津——冇晒谱”,此话也是来源于此。
第3站:金花街
金花街上弥漫着浓厚的广州生活气息
斗姥宫遗址现被作为迷路老人和儿童寄居点
从房子侧面望去,还能看出斗姥宫大致的轮廓
斗姥前上遗留的民国时期号数牌
金花街位于荔湾区东部,东到人民路,与越秀区东风街、纸行街相邻;南边则以中山七路为界。在作为一个行政单位的金花街的辖区内,以“金花”为名只有金花直街,名为“直街”,却并不直,它分成了两截,从西华路的起点下一个小斜坡,步行不到10分钟便尽了,穿过曲曲折折的蟠虬南、斗姥前小巷,过芦荻西路,又一条金花直街通过中山七路。
  在荔湾区金花街内有条名叫“斗姥前”的巷,是因巷内有斗姥宫而得名。根据《西关地名掌故》记载,“斗姥前”小巷,是因巷内有斗姥宫,距今已有360多年历史。斗姥宫是明代总制为纪念斗姥神而建造的,现位于金花街斗姥前和芦荻西的交会处。
第4站:广州聚贤中学(四中)
四中大门,西禅寺遗址就在学校内
问答时间到!
积极提问的小朋友
西禅寺又名西禅龟峰寺或灵峰寺。《大明一统志》中有记载:“西禅寺,在府西。宋淳熙中,经略周自强建。”西禅寺在明代被毁,清初重建,因古时广州城西为郊区,西禅寺名气不如光孝寺、六榕寺。但到了清末,由于通俗小说《乾隆下江南》流行于世,其中描述了西禅寺的至善法师及门徒方世玉、洪熙官等人行侠仗义的故事,受到人们的欢迎,西禅寺广为大众所熟知。
第5站:光复北路
解放前的长庚路(今人民北路)是棺材铺集中之地
民国时期,对一些重大的死亡事件会进行隆重的送葬活动
旧广州街头上的送葬队伍
广州很早就有棺材铺了,用文雅一点的说法,称为“寿枋店”或“长生店”。民国时期至上世纪50年代中期,棺材铺分布于广州市的各个区,尤以光复北路一带最多。
  旧时,广州人办理丧事,过程相当繁琐,并以封建迷信方式处理,哪家死了人都是大张旗鼓,简直是活着的人比死的人更痛苦。
第6站:西门口
西门口瓮城遗址
城东有东平大押,城西有宝生大押
仰望古城墙的高度
从现有建筑大致可猜测旧时城墙的高度
  攻城与守城,是中古时代战争的终极模式之一。广州是大城市,而且成名很早。有人口,有钱粮,自然就有垂涎者,也就需要城防。从历史上来看,广州城防在有据可查的2000多年中总体表现还算不错,直到鸦片战争爆发,西洋人精准的炮火才彻底洞开了广州城门。
第7站:伦文叙故居(福地巷)
福地巷13号现在只是一栋住宅楼
在“伦文叙故居”前讲述真实的伦文叙
拍照留念
  在西门口伦文叙纪念广场的一侧,有一所别致的状元府,不少游客可能都以为这儿就是伦文叙的“故居”,可是走进去一看,原来只是一个微型博物馆。其实,这个广场建于2010年广州筹备亚运期间,广场上的《伦文叙纪念广场铭》介绍,该广场位置就处于伦文叙旧居之侧。
  今天走过中山六路,在西门口地铁站附近会看到一个约500平方米的伦文叙纪念广场,广场上有一座按照明代形制复刻的状元牌坊,牌坊后面立着伦文叙的雕像,并且在四周的墙壁雕刻有几幅介绍伦文叙生平事迹的浮雕壁画。
上一期
“穿粤时光”9月导赏——大东门的风云岁月
下一期
“穿粤时光”11月导赏——北城墙的百年沧桑